首页 > 物流资讯>取消乡镇网点,快件只送到市区,快递为什么沉不下去

取消乡镇网点,快件只送到市区,快递为什么沉不下去

给钱才能将包裹送往乡镇,不给钱只能去市区取件,在“6·18”开启之日,一些地区的乡镇居民却正面临两难的境地。

北京商报记者调查走访多方后独家获悉,部分中通、圆通和韵达的乡镇网点已悉数倒闭,从6月1日起,快递只运输到市区。要想在乡镇代收点取件,消费者得交2-5元的取件费。一场收费背后,乡镇居民、快递经营者各有苦衷。那么,到底是谁将快递“截了和”?

费用从天而降

一场猝不及防的收费让居住在广西贺州市平桂区沙田镇的王女士(化名)一时间难以适应,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自己常去取快递的代收点从6月1日起开始收取件费了。从她提供的信息来看,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该代收点于5月21日发布通知,称由于同行间价格战愈发激烈,近年来派费一降再降,上级快递公司无法维持正常运营。中通、圆通、韵达快递将于6月1日起取消乡镇网点,快件只送到市区。

该代收点强调,为方便乡亲们领取自己的快递,自6月1日起本网点自行安排车辆托运,托运到乡镇自取点的费用向客户收取。费用分别为3KG以下收取2元/件,3-10KG收取3元/件,10KG以上收取5元/件。同时,通知补充称,此费用秉承自愿原则,不强行收取,不能接受的客户请到市区免费领取。

事实是否真的如此?北京商报记者向中通、圆通和韵达该片区的网点进行核实。一位圆通的网点老板表示情况属实,语气颇显无奈。“因为价格战,目前沙田镇的快递网点很难运营下去,都倒闭了,如果无法接受快递收费,可以趁着去市里办事时顺路去免费取件,我们可以将这部分愿意前往市区的客户包裹单独分出来,但取件也有时效要求,如果超出了3天还未来市里仓库取件,就会退回给商家。”他说道。

该老板提及,因为与乡镇代收点签署了协议,要求其不能强制收费,所以后者只会将愿意付费的客户的包裹运输至代收点。而中通和韵达的网点也给出了相似的回答。一位韵达的网点老板称,因为乡镇网点关门,目前快件只送往市区,不再派往乡镇,若想免费取件只能前往市区。

对于上述区域网点情况是否知情?是否会采取相关措施应对收费现象?中通、圆通和韵达相关负责人暂未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。

谁截和了快递

“本来一周就取一两个快递,还要收几块钱,都不太想网购了。”王女士说道。事实上北京商报记者询问后发现,王女士的经历并不是个例。除了沙田镇,贺州市八步区的铺门镇也出现了上述快递品牌乡镇网点倒闭,代收点收费的情形。乡镇取件难、要收费的情形在其他地区同样存在。一位安徽省休宁县溪口镇的消费者称,除了顺丰和中国邮政的包裹不收费外,其余快递品牌都要收一定的取件费。

对于该情况,贺州市邮政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道,最近确实接到了相关投诉,邮管局会根据用户反馈进行核实、取证,如果存在收费情形,会采取对相关企业进行约谈,要求整改等措施。因为按照规定,网点不能向消费者收取快递费用。

事实上,从2019年4月开始,国家邮政局已在全行业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清理整顿工作。数据显示,截至同年8月29日,全系统针对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情况实施行政处罚273起。然而,这也进一步暴露出快递乡镇网点所面临的困难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由于无法经受成本强压,部分地区例如四川南部县、资中县的部分乡镇网点遭遇倒闭或萌生退意。

在从业人士眼中,收费之举实属无奈。一位贺州市的中通网点老板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了难处:“以前包裹送到网点还是1元/票,现在价格战越来越狠,派费低到0.2元/票,谁有能力把快递送到乡镇啊?”另一位乡镇网点老板称,目前派费为0.5元/票,只能向客户收取费用,而且罚款压力越来越大,“我收到的通知是,第一个月罚款各分摊50%,第二个月分摊30%,第三个月分摊10%,以后网点自理”。

“快递加盟商也要生存,现在乡镇的派费不仅低到五六毛一票,还要承受各种罚款,拉货运输、门店租金、人力各类成本压着,没人愿意做亏本生意。”一位网点老板坦露了苦衷。

盈利闭环仍在摸索

一位资深快递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,为了能扩大乡村网络,让乡镇网点能够生存,公司允许这类网点和其他快递品牌进行共配,而这在加盟协议中本是违规行为。

“特别是在非产粮区,加上一些地区当地产业较薄弱,导致派件量远大于收件量,所以乡镇网点难以自负盈亏,共配模式也是在加盟商无法覆盖商业成本的情况下产生的模式。但该模式下,成本如何降下来,也面临一定瓶颈,”该人士表示,“例如在一些省份城市,快递企业以三四个转运中心来对该区域实现覆盖,但各家的转运中心位置又不太一样,要是进行拼车,也较难降低运输成本。”

尽管快递网络向乡镇延伸还有诸多成本难点,但政府相关部门与企业仍在不断寻找可实现的路径。2020年7月,国家邮政局印发《关于开展“快递进村”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决定在6个省(区)和15个市(州)组织开展“快递进村”试点工作,以政府投入支持,企业资源共享、设施共建来打造农村快递样本。

而就在近日,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发布《关于全面推进邮快合作下乡进村的通知》,将整合利用现有资源,在2021年底前实现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邮快合作全覆盖。

快递专家赵小敏认为,虽然快递进村对于企业来说投入较大,推进不易,但伴随政策支持,农村市场空间广阔,目前只有顺丰和中国邮政走在该市场前列,一旦企业在该领域投入资源树立壁垒,后者将很难超越。

双壹咨询创始人龚福照则认为,在快递微利化趋势当下,网点老板也急需转变管理思路。曾经靠抢地盘、拼关系的粗放式经营已经过去,现在必须要通过经营管理、模式创新才能赚钱,例如人员如何精细管理、设备技术如何升级。毕竟在人力、房租成本越来越高,派费又持续走低的当下,如果不进行精细化运营,网点很容易被淘汰。

除了政企摸索合作模式,持续十几年的价格战也将有望从政策方面得到遏制。据了解,4月22日,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(草案)》,后续将以法规案形式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。其中草案提及,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。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

作者:北京商报